Welcome to虎蜂教育!

199-766-77066

湖州四中英语要求

author:虎蜂教育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07-05 12:20:07

本文由虎蜂教育提供,重点介绍了四中英语要求相关内容。虎蜂教育专业提供高中出国留学要求,高中出国留学申请条件,高中出国留学花费等多项产品服务。本公司长期从事该行业多项服务支持,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已成为行业服务的佼佼者。

四中英语要求【葱葱那年】北京四中,皇城根儿下百余年 2014-11-14 张璟欣 四九城 四中不是北京城里年纪最老的学校,不过1907年诞生的它绝对是“名列前茅”。百余年过去,曾经的四中校门被毁又重修,现在成了操场的入口之一;老校长室早已里外翻修,保存了骨架却也已经无人在内办公。偶尔做它用打开时,也总能闻到时间沉淀下来的气息。

不多的原始痕迹已经被四中设计独特的六边形楼群包围,墙上的斑驳暗示着这些充满着现代感的楼群也已经走过了不少年头,它们正成为四中新的历史。而这些六边形教室,也出自四中毕业生之手。首任校长王道元先生有篇对四中学生的训诫,刻在一块大石上并放置在教学楼前地草坪里。刚来四中的时候石头上还光溜溜的,我们全班人还在高一的时候爬上去照过集体照,今年再回去的时候已经爬满了植物,只露出有训诫文字的一块。内容基本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须知人之所以生,要以自食其力为本根,以协同尚义为荣卫”和“不知学无止境,致用亦无止境,有生之年,皆学之日”。

西皇城根北街甲二号

四中从地址开始就漫溢着四九城的味道。西皇城根北街甲二号,这是靠近京城中心的一片小地方,是四中一百多年来倚着的一隅。黄城根也许早已难觅踪影,四中却还是坚持守着巴掌大的校园。

学校地方挤,一到中午饭点儿教学楼前不大的空地就有点像赶集,大家都等在门口,铃声一响就开始“竞走”着涌向食堂。为什么不跑着赶紧进去?那是因为“不得跑步进食堂”也是四中“小黄本”(到了12届突然成了小绿本)上的一条规矩,跑着进是要给班里扣分的。四中英语要求

出了校门往东一点儿就是北海,再往远了走走就是地安门和锣鼓巷;馋了就穿过小胡同到护国寺找点吃的,想看场电影就坐几站公交车去西单。交完最后一门考试的卷子,背着书包和宿舍室友一起从厂桥坐上117路公交奔地安门,先逛卖文具的天意市场再走路去锣鼓巷吃饭,然后伴着夜色一起从灯火阑珊的后海边上说笑着走回宿舍。现在117路换成有空调的新车了,曾坐着去西单地公交线路被取消了,校门口对面吃了无数次的泰德餐馆换成烟酒专卖了,麦多馅饼窗口换了个边儿...

还好,四中仍在平安大街上写着它的故事。

必有我师

四中老师们的风格各不相同,但每位都能让我印象深刻,其教学质量自然不用多说——毕竟是四中嘛。

不过“吾师”这个标签下更深刻的回忆常常是在课堂以外。当然,限于时间和年级,我们都只接触过四中老师中的一小部分,不过大家在说到老师们时总能产生很多共鸣,也发现了很多相似的故事。在我的记忆里,我的老师们大多讲课利落,有着与年龄无关的活力,传递给我很多受用至今的教诲。

教数学的李静老师看起来年轻且充满活力,讲起课来干脆、利索,和她的性格一模一样。高三时的常见光景,就是课下一群人拿着问题往数学办公室跑,很久以后才三三两两的出来,因为他们问完了问题总还要和老师聊聊自己聊聊困惑再聊聊未来。高二到毕业物理组龙涛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年龄和我们的父母相仿,严厉得恰到好处。拿着问题跑办公室连答疑带谈心的在老师桌前排起长队,她的女儿在一旁边写作业边等候。我妈妈也是高中老师,那长长的队伍总能让我想起小时候很多的等待和妈妈的解释,这些等待着的学生在她看来大概也是她的孩子们。

四中每天都要上课间操和体育课,体育老师们总是天天见,一直到毕业前的最后一天。入冬开始全校进入冬锻,每天都要在操场上集体跑圈儿,体育老师们站在操场各处严打偷懒掉队,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们也一起加入锻炼。从主席台前跑过要喊自己班的口号,胡老师站在台上对着话筒夸一句某班不错,有时候心里就会放个迷你窜天猴庆祝一下。

入夏后全校课间操时间要打太极拳,教拳的朱老师在台上打出一股精气神,下面的我们虽然动作不太标准也是场面壮观。部位操、武术操和广播体操等等体育活动三年来从不间断,游泳也是每个学生都要拿到深水证才能下水上课,四中学生的好身体大概与这些密切相关。每回上操,胡老师总要说,男生要伟岸,女生要挺拔。今年回校,教学楼后多了已故的韩茂富老师(在四中任体育老师四十余年,特级教师,也是篮球国家级裁判)的塑像,下面留有老先生的一句话:有来生,还为同学们喊操。

P.S. 我们班因为各种原因换老师比别的班多一些,李静老师是唯二陪我们从入学到毕业的老师,教语文的黄春老师是另外一位。我们在校时老师家住通州,早晚上下班都耗时长久,晚自习时他还是在办公室里迎来又送走一个个找他分析作文或阅读的学生,我班一群人晚自习一开始就跑去语文办公室答疑加交谈的场景也是蔚为壮观。高考前老师们给了最后的助言,关于健康,关于社会,关于理想,关于未来,黄老师留言的那张纸也是被争来夺去最后落入一位同学手中作收藏,那字写得太好看了。

“虽然你们都不吃我的饭,可我还是希望你们都还能坚持听我的话,当然我也一直在听你们的话——有事就来说说,我除了不在时都在。”而我始终记得黄老师在最后一堂课用潇洒有力的板书留给全班人一句赠言——达而不纵,穷且益坚。

恰同学少年

我的一位同学告诉我,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时间很短,是在入校前和班主任面谈的路上擦肩而过的。他说那时我有些驼背,背着黑色的包,走得很快。

分班考试前一天我曾在晚饭后遛弯到四中门前,那是我第一次与四中大门面对面,如今已再熟悉不过的六边形楼宇和光润的圆顶天文台那时在我心里是那么陌生,我在那之后的每一天都会想象未来在四中发生的故事。

人生中的擦肩而过有那么多,在四中的遇见好像格外珍贵。

高一时,我们班窗外正对着校训里的“开拓”俩字,到了高二就对着“民主”,到了高三就成了“勤奋”和“严谨”。我们班向来是活力无限,集体智慧也实在无穷。关于数学课的小段子数不胜数,这其中班里几位数学优异的男生们贡献了不少,有同学还专门开了一篇人人日志记下了包括数学课在内的各种场景下我班集体智慧创造的段子,直到现在偶尔还要去翻一翻笑一笑。运动会、冬锻、卡赛、新年舞会、灯火晚会、话剧……每天下午四点放学周六日不上课的理由好像就是为了让人在离开校园以后还要不由自主地不停回头张望,亲手写下好时光总让人欲罢不能。

但或许又不只是这样。平日和你有说有笑的人到了数学课上能不断地拿出让所有人惊讶的思路和见解,住在你下铺的舍友一次考试就前进几十名,每周二四五和你一起参加田径俱乐部训练的人为了申请到国外更好的大学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天只睡四个小时。空白的时光好像也是一条充满着孤独的路,我们多数都选择了跋涉,有些疲惫却一往无前。四中英语要求

也许也有人和我一样无数次怀念这样的感觉:不卑不亢的交往,不声不响的谦逊,和从不停止的脚步。

我始终怀念着和我同住三年的舍友,怀念着在操场上接下递来的接力棒然后冲到最前面,怀念着我班男生唱着歌组团去卫生间的搞笑光景,怀念着我们闲暇时模仿我们可爱的班主任老师的口头禅,怀念着我与社团同学畅游安阳的欢欣,怀念着抢占自习室和午饭“打架”的我和朋友们,怀念着一起在后海骑车(差点摔飞)划船(几近落水)。后来,我们会偶尔从北京城里不同的角落赶回四中看看老师,年末大举进攻学校观摩毕业典礼话剧表演拍卖会等等等等,一起去常常聚餐的地方吃饭,去KTV唱我们曾经的神曲,说从前喜欢过谁又讨厌过谁,给彼此久违的拥抱并期待着下次。

每个四中人的青春总归是各不相同,但在四中的时光让我们的青春有了集体性。有个老师上课时看着大家说,现在坐在你们身边的,都是这个社会未来的精英啊。同窗来日出人头地固然让我感到羡慕和自豪,不过更让我与有荣焉的是我们曾共赏年轻时的风霜雨雪,晚霞朝阳。

对,我们还曾共赏教学楼前那年年开放的玉兰花。

本文文字来自四中毕业生,人大新闻学院传播系学生:张璟欣

本文图片来自人人网 王誉铎/杨柳青青

转载烦请注明出处「四九城」,微信公共账号【四九城】

致力于打造网络上最后的北京大杂院

(二维码自动识别)